2016年CHAT上海
中国酒店及旅游业论坛

9月21-22日 | 上海雅居乐万豪酒店

喜达屋最终还是姓了“万”!然而这部剧真的收场了?

2016-4-6

据CNBC美国东部时间18时30分报道,安邦将退出收购喜达屋酒店。受此影响,喜达屋股价盘后下跌4%。万豪国际将收购喜达屋。在周四发表的正式声明中,安邦并未提及放弃此次140亿美元并购的主要原因。《金融时报》称,安邦未能展示出支持其收购喜达屋的融资能力,因此放弃收购。历时近4个月的喜达屋并购案是否就此正式划上句号?我们来回顾当此项影响力罕见的酒店业并购案进行过程中,资深行业人士、专家的精彩观点,或许我们能从中找到解释整个事件发展的合理逻辑。

 
 

聚变,从这里开始

 

 

在2016 CHAT北京(中国酒店及旅游业)论坛召开前夕,喜达屋并购案就经历了一周内安邦半路截杀,和万豪加价的跌宕剧情。因而,3月22日喜达屋资本高级副总裁兼集团亚洲区酒店投资主管柯冠龙先生在CHAT北京2016资产管理专场上的亮相更加引人瞩目。在回答该专场的压轴问题——对安邦出价的看法时,柯冠龙先生表示对于双方的竞争,他本人更看好安邦。在他看来,中国市场的前景更为广阔,而万豪方面则要看其成本协同效应。他的回答让在场嘉宾精神振奋,而这仅仅是一个开始。对于喜达屋并购案的讨论,贯穿本届CHAT北京的议程。

 

挺“万”派
 

 

  • 品牌体系更具潜力——阿里巴巴集团-阿里旅行航旅事业群副总裁蔡永元

     

    万豪和喜达屋在全球都是品牌连锁。如果整合,将形成一个更庞大的体系,也一定会有新的变化出来。整合会引发行业内其他零散酒店业者的紧迫感,会引发一些变革,在这里,阿里看到的是机会。

    

  • 对陌生领域的资本动作保持谨慎——泰禾集团副总裁朱进康

     

    我不看好保险公司对酒店等都不太熟悉的领域进行大量收购或进入,如果在不太了解的情况下进行资本过剩的收购,未来的回报我个人比较置疑。

 

  • 万豪能将喜达屋这个品牌运营得更好——东呈酒店集团首席战略官胡隽

     

    喜达屋也是在上世纪90年代有一个资本方通过并购的方式不断整合后发展起来的,我觉得在任何行业的发展过程中,并购整合是必然趋势,或者说是不可缺少的环节。喜达屋应该会把这个品牌交到更有可能把它运作好的公司手上,虽然今后的走势我们现在很难妄作评论,但我非常支持万豪做这样一件事情。我相信万豪会再去提高价格,因为它志在必得。

     

    从左到右:胡隽、蔡永元、钱进、朱进康、邢林

 

挺“安”派
 

 

  • 中国企业应当多元化和国际化——万达酒店及度假村总裁钱进

     

    国内的酒店管理公司或者酒店集团通常是多元化的,是地产、商场、商业当中的一个部分。而国外所有的管理公司基本上都是专业的、单一的,安邦如果兼并喜达屋,可让企业更加多元。另外,中国人为什么不可以兼并世界上最好的管理公司?2015年,1亿多人次的中国人到全球去旅行,我们有理由邀请中国的管理公司为国人提供服务。不管最后的结果怎么样,安邦“走出去”的这一步,对我们中国人来说,尤其中国的旅游者来说是一个福音。

 

  • 为中国人在服务业提供发展机会——睿意德控股集团董事长张家鹏

     

    中国人在服务行业里面的更多个性主张应该有很多发挥空间,应该走出去让更多的人去享受到中国特色的服务,中国人的勤奋在服务业的潜能非常大,有很多机会。

 

  • 也许安邦的动机更强——卡尔森瑞德酒店集团中国区发展部副总裁林道明

     

    安邦和万豪完全是两个不同性质的公司,二者竞购喜达屋的出发点是不一样的。万豪的出发点可能是想做全球最大的管理公司,而不单单是想多赚一点钱;安邦则想进入酒店行业,它似乎一直对美国黑石集团的酒店资产很感兴趣。但最终谁能买到,决定因素绝不仅仅是资金。

 

  • 高热度的出境游已确保投资回报——世茂房地产集团助理总裁、上海世茂酒店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唐鸣

     

    价格越高,越显示喜达屋这个集团的价值。安邦是中国的公司,中国火爆的出境游将会为中国的企业营造更多的收益机会。如果万豪和喜达屋合并,作为业主而言,我们更看重的是它能给我们酒店的生意带来多大的受益。不管是安邦成功了,还是万豪成功了,我们都比较积极地看待这个事情。

     

从左到右:戴雪英、柯冠龙、唐鸣、林道明、张家鹏

 

  • 质变的合作更能促进行业发展——凯悦国际酒店管理(北京)有限责任公司地产及发展副总裁邢林

     

    很多业内人认为安邦竞购喜达屋,是“野蛮人来敲门”,但我不认为安邦是个野蛮人,今天敲门的无论是保险业的安邦还是其他人,对喜达屋而言,都是欢迎的。抛开个人的民族情结,这就是一单生意。如果让我投一票,我会投安邦,我不认为在任何一个行业领域里出现一家独大,是对这个行业的健康发展有积极作用的。今天如果万豪一统全局,对行业的多样化健康发展、行业的自由竞争和创意而言未必是好事。但业外人士的资金注入也好,收购也好,行业未来跨界的发展机会可能会更大,安邦的保险客户,跟酒店SPG会员的互动是非常有价值的。我更希望看到,安邦收了喜达屋以后,再去收Airbnb等企业,在旅游业打造一个闭环。这远比某个公司成为“武林霸主”要有意义得多。我更希望是一个非酒店业强有力的人跟喜达屋产生一种质变的合作,而不是量变的合作。

 

  • 打通客户大数据——浩华管理顾问公司董事戴雪英

     

    打通客户大数据是此桩交易案最富有想象力的部分。安邦,作为保险公司,拥有庞大的优质客户资源。这些客户基本存在两类需求:享受生活方式以及为个人财富保值增值。而在这两个诉求上,酒店类物业恰恰是高度匹配此类客户需求的。全球优质的酒店物业,也是提供最高品质生活方式的空间。在享受优质生活品质的同时,安邦可协助客户投资于优质物业资产,实现个人财富保值增值。

     

    另一方面,喜达屋这样的全球优质酒店管理公司,也同样拥有庞大的优质客户资源。通过更为强大的系统打通保险业和酒店业的客户数据库,将实现客户资源在不同环节上的共享,实现客户在不同生活方式类产业和领域的消费和投资,这是共享经济的生意模式,有利于安邦实现其客户大数据平台的建设以及生态圈的搭建。这或许是与万豪重组所不具备的想象力,万豪和喜达屋不仅在品牌定位和客户资源上存在重叠,在满足客户的需求上也是高度同质。从未来大数据的发展趋势看,异业融合所带来的想象力和生命力远远超过同业融合。此外,未来的生意模式就是经营客户,经营客户的黏性和频度。与其他消费业态相比,酒店业态本身是低频消费属性,但通过与其他高黏度或者高频业务关联,则可能带来更好的客户经营。

 

 

本周一,喜达屋董事会表示安邦对喜达屋最新的收购方案优于万豪国际,喜达屋更青睐安邦。然而,仅仅不到一周的时间,安邦就意外退出了收购喜达屋酒店。这其中的原因远不是官方声明中“market considerations(市场原因)”可以简单解释的,中国资本“出海”,掀起的跨国收购潮也只会越来越高。而事实上,在安邦退出此次并购案消息传出的第一时间,已有行业相关人士大胆猜测,安邦的下一步是否会“剑指”万豪。